>新聞>港運資訊>港運知識>淺談租船合同下簽發提單的法律問題

淺談租船合同下簽發提單的法律問題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20-07-11  來源:技術資料  熱度:12008
淺談租船合同下簽發提單的法律問題 摘要:在以租船方式進行的海上貨物運輸中,存在著租船合同關系與提單關系,這就使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變的復雜。而且租船合同下簽發的提單的性質與作用和一般的海上貨物運輸合同下簽發的提單不同。本文重點就在于理清租船合同下的提單的作用及如何確定各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 
  關鍵詞:租船合同 提單 承租人 船東 提單持有人 
  通常提單是由船長或船東的其他代理人簽發的,在租船運輸的情況下也不例外,大多數標準的租船合同有明示的提單條款。在托運人與承租人不是同一人的情況下,托運人通常有權要求船長或船東的其他代理人按照海牙—維斯比規則的規定簽發提單。提單的地位和效力依其持有人的身份的不同而不同,問題也會由此而生,即當提單中的措辭與租船合同的措辭有沖突時該如何解決,這就需要分別來考慮。
  一、提單簽發給承租人
  提單具有眾所周知的三大功能,但是當提單簽發給承租人時,它的作用是貨物收據及潛在的物權憑證,而不能作為運輸合同的證明。承租人與船東的關系只受租船合同的約束,除非租船合同中有條款約定它可以被附隨的提單修改或替代。這一規則也適用于提單一開始簽發給第三方托運人,但后來又背書給承租人的情況。例如,雖然在托運人背書給承租人的提單中沒有仲裁條款,承租人仍要遵守租船合同中的仲裁條款的約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承租人為提單持有人的情況下,海牙規則或海牙—維斯比規則都不適用,因為這樣的提單并不符合規則第一條(b)款中所指的“用來確定承運人和提單持有人之間的關系”。正如前面所指出過的,船東與承租人之間的關系只受租船合同的條款的約束。然而海牙規則第五條中比較模糊的規定了,“如果提單是在租船合同下簽發的,就應遵守本規則的規定”,由此可能會產生這樣的疑問,承租人不能根據該規則來要求簽發提單,如果提單仍然簽發了,他能否要求在提單中寫入除規則第三條列明以外的信息。
  許多標準租船合同格式通過明確地將海牙或海牙維斯比規則并入租船合同來解決這一問題。實現這一結果,一般是依據航運國家的明確立法或并入海牙規則第三和第四條的內容。換句話說,租船合同當事人可以自己協議并入類似條款。這種做法常會導致并入條款與租船合同原有條款之間的沖突。在海牙規則下,認為并入條款是基本的合同問題,法院會把這些沖突作為合同的結構問題來處理。他們的處理方式是以善意為目的的,客觀上表現為希望實現當事人的意圖,而避免法律的技術性。因此在英國的Adamastos Sbipping Co V Anglo Saxon Petroleum案中,當事人雙方在合同中將首要條款逐字地訂入一份油輪的租船合同,但并沒有注意到在合同中明確規定將海牙規則并入提單。上議院在關于雙方有意圖將海牙規則并入提單的問題上有些猶豫。同時法院也不能接受這樣的論點,即海牙規則第五條一旦并入就等于明確規定海牙規則不適用于租船合同。在Viscount Simonds法官看來,租船合同當事人一般都希望將海牙規則并入他們的合同,他們希望通過將提單并入租船合同,使海牙規則下有關承運人和托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及免責的規定同樣也適用于調整船東和承租人之間的合同關系。也許法院在條款解釋上會采取同樣的態度使海牙維斯比規則的規定并入租船合同。因為 “強制法”只有在被明確并入提單或不可轉讓的收據時才可適用。
  二、提單簽發給承租人以外的托運人 
  在租船運輸中,當托運人是承租人以外的其他人時,貨物如果丟失或在運輸途中損壞,托運人將面臨兩個問題。第一,他必須確定誰是承運人。第二,他必須確定運輸合同的明確規定。
  1、承運人的識別
  實踐中很少有在提單中寫明誰是承運人的,提單可能以船東、承租人、轉租船東或他們的代理人的名義簽發。大多數情況下,提單是由船長作為船東的代理人簽發,這就使情況變的更為復雜。面對這一沖突,對托運人來說重要的是正確選擇承運人,因為通常的規則是任何獨立的運輸合同只能有一個承運人。更嚴重的問題是海牙維斯比規則下任何有關貨物的索賠要受到一年時效的限制。因此,錯誤的選擇承運人的后果可能是致命的,因為時效過后再去起訴真正的被告已經來不及了。
  通常船東被認為是承運人,因為盡管有承租人的存在,船東仍然要對船舶的管理以及作為他的代理人的船長所簽發的提單負責,這一規則具有普遍的適用性。承租人簽發提單的權利來自于租船合同中的明示條款,通常是這樣約定的:
  “船長(即使是由船東任命的)也必須聽從承租人的命令和指示,如同他們有雇傭關系或代理關系一樣,┄船長在收到大副收據后在提單上簽字,┄公平對待本租船合同下的所有提單。”
  任何根據此類條款的授權由承租人提交給船長簽發的提單將約束船東。為實現運輸合同的目的,船東將被依法視為承運人。只要有這種權利存在,承租人顯然就不必要將提單提交給船長簽字。如果承租人在提單中寫明他是代表船長和船東簽字的, 即使提單實際是由承租人自己簽發的,船東也要受到提單的約束。承運人的代理人簽發的提單也適用上述規則。
  最后是關于承租人轉租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只要存在必要的暗示,承租人在租船合同下有權轉租船舶,轉租船人在提單的簽發問題上有與承租人同樣的權利。例如,承租人可授權轉租船人要求船長簽發提單或自己簽發提單。”
  承租人簽發的提單來約束船東的權利應限制在什么程度上?紐約土產格式(NYPE)中是這樣的,“承租人有在租船合同下享有提交提單要求船長簽字的平等權利。承租人而不是船東有權決定提單的形式,只要該提單沒有侵害租船合同賦予船東的權利。”由此可見,在簽字前,船東不能執意在提單中加入額外的條款來明確他對貨物的優先權。經驗表明,很少有船長可以拒絕簽發由承租人提供的提單,盡管有判例認為他在提單條款與租船合同中的規定“不一致時有權決絕簽發該提單”。而且,很少有依據這一原則取得成功的案例,船東不能抵制提單中的內容,除非是與租船合同不一致的光租條款和仲裁條款。另外,如果提單上的指定港在租船合同明確禁止的范圍內,或提單下的貨物明知不能被運輸,船東也許有權反對。但是,如果這樣的提單是由船長簽發給善意第三人,此人并不知道船長沒有這樣的權利,則船東必須受到提單的約束。
  以上我們討論的是較常見的情況即船東是承運人,但是租船合同下意圖讓承租人履行承運人的角色的情況也時有發生。即使在租船合同受海牙規則約束的情況下,承運人也有可能是船東或是承租人。因此,租船合同本身可能規定船長有權作為“承租人的代理人”簽發提單,在這種情況下,承租人明確地受提單約束。換句話說,也就是當承租人作為簽定運輸合同的主要人員,并且以自己的名義簽發提單的情況下,他就被看作是承運人。如果他僅僅是在提單上簽名,并沒有顯示他的行為是代表船長或船東的,他也可能被視為隱名的被代理人而承擔提單責任。這一切都取決于提單條款的規定以及單證上下文的整體結構。
  即使在承租人明顯是提單當事人的情況下,他仍可以設法將提單下的義務轉移給船東。一種途徑是將光租條款包括在提單中,典型的措辭是:“如果船舶不是簽發提單的人所有或通過光租的方式租來的(換言之,若船舶是自己擁有的或光租來的,此條款不適用),那么本提單只是一份真正船東或光船租船人為一方當事人的合同,簽發提單的人作為他們的代理人,不承擔任何提單下的個人責任。
  實質上該條款的目的就在于在運輸合同中加入明示條款,使提單的簽發人不用承擔提單責任,除非他是船舶所有人或光船租船人。但是這樣的條款不能表明簽發提單的人屬于哪一種情況,從而使提單持有人難以判斷誰是提單的另一方當事人。著名的Tetley認為,當原告依據海牙維斯比規則起訴只有有限的時間,而該條款的措辭又與提單抬頭顯示的承租人的名字不一致時,這種模糊的語句就不能被接受。很多審判中拒絕承認這種條款的效力,有些情況下會給它嚴格的解釋。
  光租條款顯然也沒有違背海牙維斯比規則第三條第八款,關于排除承運人在規則下的義務的條款無效的規定。該條款可被適用,是因為它的目的僅僅是確定由誰來承擔海牙規則下的義務,而不是為了避免承擔義務。
  承租人可以免除義務的另一個途徑是,在提單中加入承運人識別條款。有代表性的措辭如下:提單所證明的合同是發貨人和船東之間的合同,因此船東將有義務對因違約或不履約所造成的任何損失負責。這一條款與光租條款很相似,但該條款在意圖說明原船東是承運人時所用的措辭比較含糊。
  2、有關租船合同的條款
  當發貨人是承租人以外的人時,提單由承租人簽發,還是由船東簽發結果基本上是一樣的。提單可以作為運輸合同的表面證據,盡管這樣的證據可能與承運人和托運人達成的其他特定條款相抵觸。通常租船合同對第三人沒有效力,即使他已經知道該合同的存在。當然他也不會受到租船合同中任何與提單或與海牙規則的規定有沖突的條款的約束。然而,船東們都希望他們作為承運人的義務不會因承租人簽發的提單而有所增加。為了避免這種情況,他們堅持將租船合同的條款并入提單中。在英國法下這種并入條款必須能夠滿足使托運人在進入該運輸合同之前,或當時可以合理地注意到該并入條款。這些要求通常會通過印刷條款的形式使其成為合同性的單證的方式來得以實現。而且這一單證在完成合同約定的運輸之前將由托運人持有。法院的態度是給并入條款以嚴格的解釋,因為他們不能夠將租船合同的條款強加給根本不可能看到該合同的第三方。
  仲裁條款在租船合同中很常見,但在提單中卻很少見,因此必須嚴格對待。一系列有關的案件表明要想使并入提單的仲裁條款生效必須滿足三個條件:第一,必須在提單中含有有效的文字表明并入該條款,而不是參考租船合同的規定。在簽發提單時,船東和承租人對于租船合同下的提單的形式都有明確的意圖。可能規定使用標準提單格式或嚴格的租約條款。然而對這種意圖的證明可能與提單持有人沒什么關系,因為他是獨立于運輸合同之外的。在提單中僅有概括的參照租船合同的條款的文字并不能使法院判斷出哪一條被并入。用John Donalson法官的話說:船東和承租人的協議不管是否在租船合同中都與提單合同無關。并入不是船東和承租人的協議。它只能是提單當事人之間的協議,有效的文字必須出現在提單中。第二、并入條款本身要準確恰當地描述希望并入的租船合同的條款。然而法院近幾年對嚴格性的態度各不相同。并入條款的有效性可以通過租船合同的條款來加以解釋從而約束提單持有人。其中包括運費、滯期費的優先權條款,即使該滯期費是在卸貨港發生的,且沒有寫入提單。然而在試圖將本身就缺乏明確性的仲裁條款并入提單時麻煩就更多了。所以在Tbe Varenna中認為,“租船合同所有的條件和例外”的表述不足以將仲裁條款并入,因為這一表述的意思是“這樣的條件和例外只屬于運送貨物,并不包括一般的情況,沒有如仲裁條款之類的附帶措辭”。如今,這樣的條款被廣泛應用,在Miramar案中,認為“所有的條款無論內容如何”的措辭可以有效地將租船合同中的條款逐字并入提單。不過,普遍的規則仍然認為主要是看并入條款的結構,但是也有一點疑惑,即法院會不會把租船合同中的不常見的或難以預料到的條款強加到提單中。第三、被并入的租船合同中的條款必須和提單中的其他條款相協調。在有沖突的情況下,提單條款優先。在Hamilton v Mackie案中,有一條規定“租船合同下的所有爭議提交仲裁”,并入后仍然不能用于解決提單下的糾紛。在之后的Miramar案中也有相似的結果。該案中因為承租人破產,船東想通過并入條款使提單持有人承擔滯期費。貴族院在提單已并入滯期費條款的問題上并沒有疑問,問題是在滯期費條款中明確指出由承租人承擔。Denning大法官在先前的判例中就指出:當并入條款是為了強加給提單持有人本應由承租人承擔但又無法履行的義務,且該條款直接與貨物的運輸有密切關系時,法院可以放寬對字面的解釋,使它能夠并入提單。

返回我的煤炭網,查看更多
 
關鍵詞: 提單 租船 承租人 合同

掃碼打開手機版
 

 

 
  • 滬港通迎來5周年:南向港股通累積成交8.75萬億港元
  • 《海上鋼琴師》“翻新”公映 4K修復讓老電影光彩重生
  • “中國冷極”百余幅美術書畫攝影作品亮相呼和浩特
  • 青年世界杯中國速滑隊狂攬4金 力壓荷蘭暫列金牌榜首
  • “中國杯”帶熱花樣滑冰 2萬多人學冰上芭蕾
  • “中國杯”帶熱花樣滑冰 2萬多人學冰上芭蕾
  • “一帶一路”文化遺產合作與交流國際研討會在江門召開
  • 今年前10月北京偵破涉網案件5900余起 “暗網”犯罪日益增多
  • 財經觀察:金磚之光照亮多邊合作
  • 邯鄲市委率團送行“邯鄲艦”:帶去慰問金
  • 大運河畔越音裊裊:“超級IP”攜戲曲藝術“舞動”芳華
  • “為兩國經濟合作牽線搭橋” 訪希中經濟合作商會普羅瓦塔斯
  • 法國“黃馬甲”一周年:暴力示威重現 百名人被捕
  • 黑龍江省將與俄羅斯阿穆爾州共辦2020年中俄國際冰球友誼賽
  • 降價城市增多 10月份中國一二三線城市房價全線降溫
  •  
    網站首頁 | 網站公告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友情鏈接

    內容合作

    展會合作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網
    微信公眾平臺


    在線客服
    今日福彩开奖直播视频